“病”在工地 - 电力建设网 - Powered by SupeSite

你的位置:电力建设网 >> 电力资讯 >> 员工专栏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病”在工地

发布: 2010-8-18 15:52 |  作者: 孙俊华 |   来源: 安徽电建二公司 |  查看: 1731次

“病”在工地

——谨以此篇献给奋战在安徽省首台百万千万火电机组施工现场的电建儿女

 

轰轰烈烈的大干一百天劳动竞赛活动刚刚结束,可闲下来尚不到半天,我就感觉到浑身乏力,而且低烧不退。

我就这样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听远处蛙声一片,看着窗外无声滑落的细雨,却无法安睡。这时,那些越不想想起的事儿、人儿却在脑海里越发的活跃,如同秋日的故乡——巢湖岸边那一望无垠的芦苇花,有风没风它们都一样的满天飞扬

我知道我又病了,可病在这片我热恋的轰轰烈烈的电建工地,我愿意;病在这处处章显繁华和洋溢着现代文明的时空中,我也愿意。甚至,在闲暇时,让那种 “万里悲歌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的忧伤与我相伴,我也从不厌倦。因为病的时候,我才有时间去回味那些曾经历过的北方的雪和南方的雨;因为病的时候,我总能听见那些踏遍淮河两岸和大江南北的电建儿女们不曾停息的脚步声;因为病的时候,我的思绪才能像穿堂的风,不经意地去惊掠别家的幸福与团圆,有时也像南归的雁,自由地带着我去追寻那远在故里的而今却记忆模糊的欢歌与笑语

记得儿时我也生过一场病,那时,母亲一直把我搂在怀里,每次从昏睡中醒来,总能看到母亲憔悴的脸庞和慈爱的微笑。一瓣甜橙,一句鼓励,一声安慰,浓缩着万般的慈祥和万般的爱,那份安全感和幸福感让我刻骨铭心。结婚后,偶尔回家探亲,患得一两次伤风感冒,妻也忙里忙外,吃东西喝南北,只需动动嘴,就连遇到不顺心的事儿的时候,充充老大,发发脾气,妻也总是谦和的笑笑……

我还记得半年前的那次探亲,那次回家我没生病,却忙得焦头烂额,因为妻子出差在外,儿子还小,饭我得烧,衣服我得洗,卫生我得打扫,老人我得照料,那次我是真的理解了我不仅是儿子,也是我儿子的爸爸。所以在接到妻子打回家的电话时,我只说了一句她常说的话:“家里一切都好,你不用担心。”虽然这话讲的不是心甘情愿,但我必须在关键的时候用成熟来遮隐我曾因依赖而产生的内疚和羞惭,因为我曾是那么无所感动的去享受她们付予我的关爱与支持,曾是那么若无其是地打断他们在我每次离开家门前的叮咛。那次回家,我发现了很多,尤如刚从鬼门关转悠回来的人看垃圾也会闪光一样,我信誓旦旦的告诫自己——今生今世我要用耐心、细心、爱心再加上责任心去对待我所拥有的一切,决不能在失去后才去感悟珍贵或徒自空悲

病在工地,迷迷糊糊中,我总是能闻到爸做的菜煮饭的香味,总是能感觉妻又端来了泡好的茶水,总能看见离别时儿子依依不舍的目光,依稀仿佛中我还感受到母亲正用温暖的手抚摸我斑白的双鬓和紧锁的眉头。于是,我携着理想,背着希望,揣着健康和快乐的心回到了家乡,和煦的春风里我在帮妈妈揉着背,金色的田野上,我奔跑着、追逐着喜戏的妻儿,当夜来临的时候,听见父亲讲起了伍子胥一夜而白发满头的故事……

迷迷糊糊中,我仿佛看见妻为我点燃生日蜡烛,我仿佛又听见她说:“祝我们的每一缕相思都能串上平安与快乐成为永恒……”。

当我发现太阳已经爬上了我的窗户时,医务室的徐医生已站在我的床前嘱咐我吃药,我说:“不用了,我已经好了”。事实上,我的确没有病了,而且,我的确听到了现场传来的隆隆的机械轰鸣声。”徐医生虽然有些盲然,但也没再坚持。看着他悻悻离去的背影,我的内心却又有了一丝莫名的愧疚,但我知道这事也不能怪我,因为,尽管徐医生医术高超,打针吃药也治不好我的病。

病在工地,而且,闲时我总爱生病。并且,这病,我相信自己能治愈。

 

 

                                            00年八月

TAG: 工地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网盟推广

南京网络警察网上报警系统